欢迎来到好期刊官网!咨询:400-650-7897

大数据时代英语词汇习得模式与启示

摘要:随着经济、文化、科技等全球化发展进程的不断推进,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其学习的重要性愈发明显。而在英语语言学习中,关于英语词汇学习的研究始终是人们关注的重点。在当前大数据时代背景中,传统封闭式英语语言词汇习得模式已经无法满足实际需求,一些新英语词汇习得模式得以产生与发展,并对英语词汇学习产生了重要影响,给予了众多启示。本文基于经验归纳与总结,就大数据时代英语词汇习得模式及其启示进行了简要分析。

关键词:大数据时代;英语词汇;习得模式

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下,随着教育信息化建设进程的不断推进,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大数据技术以及相关工具逐渐应用到英语语言学习中,推动了英语语言学习理念与方法的改变,为英语学习者构建了诸多全新英语词汇习得模式。在此基础上,学生英语词汇学习兴趣得到有效激发与培养,学习自主能力得到提升,有效满足了学生个性化、多元化学习需求。因此,在当前高度重视英语语言学习,注重课程教学深化改革的背景下,有必要加强大数据时代中英语词汇词的模式的研究,以期探寻优质教学与学习路径,促进英语语言学习质量与效率的提升。

1 “英语习得”的相关概述

20世纪80年代“TheMonitorTheory”(第二语言习得理论)五大假说的提出为英语词汇习得的研究奠定了良好理论基础。“TheMonitorTheory”是由著名语言学家Krashen提出,他将“习得”(Acquisition)与“学得”(Learning)分开,并明确指出:在第二语言学习过程中,语言理解与语言表达的来源在于学习者潜意识中的知识习得[1]。与此同时,Krashen也提出“监控假说”“输入假说”“情感过滤假说”与“自然顺序假说”。他认为:第二语言学习者可通过“ComprehensiveInput”(可理解性输入)进行语言知识的习得,只有获取与掌握充足的可理解的语言输入,才能自然习得语言结构。同时,良好的第二语言学习情感,能够促进习得动机的产生,克服语言输入与习得之间存在的障碍,提升语言学习质量与效果。在Krashen第二语言习得理论提出之后,其他学者对语言习得也进行了研究,MerrillSwain就针对Krashen的“输入假说”提出质疑,并结合加拿大沉浸式语言教学项目,通过自身归纳与总结,提出“输出假说”。MerrillSwain认为:在第二语言习得过程中,可理解性输入虽然重要,但并不是二语习得的唯一来源,要想促进语言学习者二语水平的提升,除需要可理解性输入外,也需要“可理解性输出”[2]。基于“输出假说”,有利于提升学习者词汇知识应用能力,取得良好学习成效。随着教育教学理论研究的不断深入,“建构主义学习理论”之间被人们所熟知与认可。构建主义学习理论认为:学习环境对学习者习得存在重要影响;强调学习者在知识学习过程中不应被动接受,需主动参与,成为知识的主动构建者与信息的主动加工者;提倡学习者应善于通过合作学习获取学习思路,构建完整而科学的知识网络体系。基于构建主义学习理论,自主学习模式得以产生,并在第二语言习得中得到广泛应用。

2 大数据时代英语词汇习得模式类型与特征

基于大数据优势与英语习得基本理论,形成了众多全新的英语词汇习得模式,以下为几种具有代表性的英语词汇习得模式。

2.1 基于数据驱动的英语词汇习得模式

数据驱动英语词汇习得模式(Data-DrivenLearning,DDL)是大数据时代下应用较为广泛的二语习得模式,该模式最早是由TimJohns于20世纪90年代提出,并由ChrisTribble和John完善与应用到语言课堂教学中。主要是指:应用语言词汇检索软件在语料库中进行词汇检索,或者是从自己所构建的语料库中探寻可供学生应用的中介语特征,使学生在此基础上能够从真实语料中探寻语言学习与使用的规律与特征。数据驱动英语词汇习得模式以Krashen二语习得理论为基础,强调了词汇积累在英语词汇学习中的重要性与必要性,侧重语言输入的灵活性。因此,应用数据驱动英语词汇进行英语词汇学习,一方面能够改变传统英语词汇死记硬背学习方式,为学生英语词汇学习中存在的问题提供解决思路;另一方面能够为学生提供大量数据,丰富学生词汇学习资源,并为学生营造真实语言环境奠定了良好基础,在丰富语言词汇输入数量的同时,保证了语言词汇输入的质量。

2.2 基于多媒体环境的“输出驱动”模式

随着MerrillSwain“输出驱动假设”理论提出与应用,英语教师以及相关工作人员在不断尝试与探索过程中,构建了基于多媒体环境的以输出为驱动的英语词汇习得模式,并对该模式存在的特征进行了归纳与总结。例如,唐琛、姚杰曾在《输出驱动假设与口译教学》中指出:培养学生积极心理驱动力,能够有效实现陈述性知识向程序性知识的转变,帮助学生加强知识的理解与记忆;王荣英在《大学英语输出教学论》中明确指出:以学生为主题,以任务为驱动,以提升语言应用能力为目标的英语输出教学,对提升学生英语学习质量与效率存在积极影响。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多媒体技术及其相关设备在课程教学中的应用,为英语词汇学习营造了良好环境。学生在日常词汇学习过程中,可通过计算机、电子词典、CD、手机APP等获取词汇知识。与此同时,多媒体技术及其设备的应用,使英语词汇能够以多种形式,包括文本形式、视频形式、音频形式、文本+音频(视频)形式等展现,将抽象的、单一的词汇以形象化、生动化、具体化。另外,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中,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多媒体技术等的应用能够为学生营造虚拟的现实情境,激发学生在英语词汇输出过程中的参与热情,便于学生互动交流与语言输出训练,增加学生语言输出量[3]。因此,基于多媒体环境下的“输出驱动教学”英语词汇习得模式的有效应用,对培养学生学习兴趣,实现词汇内化与转化具有重要作用。2.3基于自主学习的英语词汇习得模式。无论是第二语言习得理论,还是构建主义学习理论,皆从不同程度上强调了自主学习的重要性。而多数理论与实践证明,以学生为中心,发挥学生学习主体作用,对促进学生个性化与全面化发展存在积极影响。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基于信息技术、多媒体技术、大数据挖掘技术等的应用,产生了众多教学与学习方法,包括微课学习法、慕课学习法等。而这些学习方法的应用为学生自主学习提供了平台,调动了学生知识学习热情,使其自主、自愿参与到学习知识与技能的学习中去[4]。就英语词汇学习而言,构建基于自主学习的英语词汇习得模式,一方面能够增强学生对英语词汇学习的兴趣,促进学生词汇学习主观能动性的提升;另一方面能够指导学生选择适宜自己的学习内容、学习方法,搭配词汇教学时间与空间上的限制,满足学生个性化词汇学习需求。

3 大数据时代英语词汇习得模式给予的启示

在对大数据时代英语词汇习得模式及其实际应用情况进行分析、归纳与总结中,获得如下启示:

3.1 理念的转变是英语词汇习得模式转变与应用的基础

无论是数据驱动英语词汇习得模式,还是基于多媒体环境的“输出驱动”模式与自主学习模式,其模式的形成与转化都建立在教学理念转变的基础上。因此,在实际教学与学习中,要想实现英语词汇习得模式作用的充分发挥,需注重教学与学习主体理念的有效转变。以数据驱动英语词汇习得模式为例,教育工作人员应加强该模式应用的深入研究,了解与掌握该模式在英语词汇习得中存在的优势与弊端。并在此基础上,做好问题处理规划工作,利用多种方式与途径加深学生对数据驱动英语词汇习得模式的认知与理解,增强学生对该模式的熟悉度与重视度,实现新模式与旧模式之间的科学过渡。

3.2 认知习得模式优缺点,注重习得模式的科学选择与有效改进

不同英语词汇习得模式存在的特征不同,其应用优势也不同。对此,在英语词汇教学过程中,教师应对各种英语词汇习得模式具有充分的了解,掌握不同习得模式的优势与不足。同时,根据实际教学情况与学生学习需求,选择并改进模式。就数据驱动英语词汇习得模式而言,该模式对语料库具有较高的要求,通常情况下所应用的语料库类型较多,且不同语料库存在的作用也不同。教师在实践教学过程中需要进行语料库的科学选择或构建,以实现英语词汇学习活动的科学设计。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数据驱动英语词汇习得模式适用于大数据时代背景中。与此同时,在海量信息面前应用数据驱动英语词汇习得模式,为教师增添了任务量,容易使教师感到疲惫,且过于频繁应用数据驱动模式进行词汇学习也不利于学生学习兴趣的培养。对此,在实际教学中,可将该模式应用于易错英语词汇学习与训练中。并注重该模式与其他英语词汇习得模式的结合应用,以提升教学活力,增强数据驱动模式应用的可操作性。此外,学校应加强信息化建设力度,进行数据流的优化与完善,以便利用数据驱动模式培养学生信息收集、分析、整理与应用能力。就“输出驱动”英语词汇习得模式与自主学习英语词汇习得模式而言,虽然能够为学生学习营造良好环境,调动学生英语词汇学习积极性。但在长期应用下,也会削弱教师在课程教学中的作用,降低师生之间的交流与沟通,不利于英语词汇学习中语言文化的有效渗透。与此同时,对于学习基础与能力相对较差的学生而言,词汇知识与技术传播的多样化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分散学生注意力,导致学生学习重心的偏移,不利于学生词汇知识的理解与记忆[5]。这就需要教师在实践教学过程中,应从学生实际学习情况出发,进行学习目标与内容的科学设计,做到学习“自主”但不“自流”。同时,协调“输入”与“输出”之间的关系,提升学生英语语言产入与产出能力。例如,从学生感兴趣的话题入手进行输入内容设计,通过现代化技术进行词汇讲解,并在词汇训练中,实现词汇与其他教学环节的有机结合,通过“导向型”“嵌入式”训练,提升学生词汇应用能力。

4 结论

英语词汇是构成英语语言的核心要素,是英语素养与基础能力提升的重要基础,与英语语言、英语语法并称为“英语习得三要素”。因此,在英语语言学习中应明确认知英语词汇学习的重要性,采用行之有效措施提升英语词汇学习质量。本文通过分析大数据时代英语词汇习得模式与启示,旨在掌握新时代英语词汇学习发展趋势与规律,探寻英语词汇学习创新路径,攻克词汇教学与学习障碍,为英语语言学习质量的提升提供推力。

参考文献:

[1]王幼明.思维导图促进英语词汇习得认知策略分析——以首都体育学院16体教社体词汇作业为例[J].海外英语,2018(20):90-92.

[2]常琳,张宜.大数据时代英语词汇习得模式与启示[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42(05):84-88.

[3]李红梅.论计算机网络模式中学生英语阅读及其附带词汇习得能力[J].泰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17(04):19-22.

[4]刘英娴.慕课模式下大学英语伴随性词汇习得探究[J].石家庄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16(02):114-117.

[5]谭倩.网络时代下高校非英语专业英语学习者对英语词汇习得的模式研究[J].亚太教育,2015(36):78-79+74.

相关期刊

英语学习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

出版地:北京

发行周期: 月刊

期刊级别:

空中英语教室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

出版地:吉林

发行周期: 月刊

期刊级别:

英语广场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

出版地:湖北

发行周期: 月刊

期刊级别:

英语画刊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

出版地:浙江

发行周期: 旬刊

期刊级别:

英语新世纪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

出版地:江苏

发行周期: 双月刊

期刊级别:

英语自学

复合影响因子: 综合影响因子: 期刊分类:

出版地:上海

发行周期: 月刊

期刊级别:

最新期刊